花香密语
第一次给妻子送鲜花

    今年农历八月初二日,我托请我们这座城市最有名气的“花仙子”鲜花店为我妻子送去了一束较有档次的、祝福她生日快乐的鲜花。我的这个一反常态的举动所产生的“突发事件”,让妻子惊奇不已!令她兴奋高兴激动了好久,直到今天。
  也许,在别人看来,尤其是在年轻一代看来,送束鲜花是非常平常的事。可在我却是从恋爱到结婚34年来送给妻子的第一束鲜花。并且是经过了好多年才悟出和终于有勇气破例做出的事情。出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我们,不仅结婚后没有如今的年轻人那样浪漫,就是恋爱时也不曾浪漫。记得我与妻子恋爱时走路连拉手的动作也没有,走在路上还要隔着空隙。那是“文化大革命”后期,极左盛行,是那样的时代“造就”了我们不懂得浪漫,更没有浪漫的习惯。我的妻子是一个身材高挑匀称、容貌美丽不俗,很能干,很勤劳,很能持家的女子。她几十年如一日地辛勤劳作,将我们这个家打理得超出一般人家的好。其功劳多年来在我心中是很有数的。只是我不善于用语言表达出来罢了,比如,在现在年轻人看来是极平常的一句“我爱你”这三个字,我从来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  最近一些年来,受时代的熏陶,妻子耳濡目染了一些浪漫的爱情故事,逐渐对我生出了几分埋怨。那意思是我这个人不懂得爱,并直截了当地说“从来没从他嘴里说出一句好听的……”这样的话。久而久之,我心里想,看来不明确表示还真不行了。但这“表示”对我来说却是件很感尴尬的事,太不习惯了。因为,我并不是只对她如此,对我自己比对用于她的“爱意”还要吝啬,比如,我从来不在意过生日之类,有时生日过了也不知道。在我的家乡对做36岁是很看重的,说“人人有个三十六,喜的喜来忧的忧”,一定要做36岁生日冲一下。我36岁时,我的姐姐几次提起要给我做,我都没同意。去年初,从机关提前退休的我,受聘到本市一家国资公司工作,这个公司奉行的“以人为本”理念和开展的一系列人性化活动,给了我很大的触动。例如,去年的9月22日,我在公司演讲时不经意说出那天正好是我生日的话。没曾想,演讲刚结束,同事们就将一大束鲜花送上了还未走下讲台的我,那一刻,我真是感动激动不已!这件事让我感到,利用生日向妻子“表示”心意,是最好不过了。于是,在我心中便蒙生了在妻子生日时给她送鲜花的念头。因为她的生日在我之前,只好等到今年“表示”了。生日一年一次,错过了就又是一年,我怕忘记,早早就在心头默默念叨。终于在八月初一那天我没有忘记,中午特意提前下班到“花仙子”花店为妻子预订了鲜花,请她们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送上门去,那时,我正好在上班呢!
  鲜花如期而至,就象突然降临的天使,妻子感动得无法形容。她立即给远在无锡的女儿报告这一特大意外惊喜,说“你爸爸几十年第一次给我送鲜花啦!这太意外太难得了……”中午,回家看到她那特别高兴的样子让我倍感欣慰。她说:“这花儿真好看,真是香!”(一大束玫瑰中间簇拥着几朵百合花,的确很香)那时那刻,我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的快意与美好。几天来,妻子一直沉浸在一种被人重视和被人关爱的幸福之中。不止一次地望着那束鲜花露出喜悦的神情,不时地触闻那些花儿的馨香。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那束鲜花依然还很鲜艳,仍然可闻到那淡淡的清香……
  我想,今年在妻子生日的时候,我给她送上了一束鲜花,这应该是一个良好的开端。至此以后,我会要年年坚持下去!